ikerestrella

[授翻][EVAK]From the black of your eyes/在你瞳孔深处

这是发生在2016年12月17日的我们看不到、但知道一定会很好的一切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标题:From the black of your eyes/在你瞳孔深处

作者:sonhoedesrazao

译者:ikerestrella

分级:G

配对:Even Bech Næsheim/Isak Valtersen(斜线无意义)

字数:原文2,478,译文4,815

原文链接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8879527

简介:2016年12月17日星期六。



  16年12月17日,星期六,9:17。

  “你知道,你不需要的。”

  清晨的气氛里,Even的声音很柔和,像是在他耳边轻轻的一口气。Isak仍半梦半醒。派对结束得很晚,他们在那之后也并没有立即入睡,一是因为Isak发现Magnus和Vilde偷溜进他房间了,所以他得把他的被单全给扔掉,苦苦央求Eskild借他一套。(“认真的,Isak,可别忘了洗。”);其次是因为——呃,Even心情很好,无比地好,可以说是在那件事后从没那么好过。他对着Isak缓缓展开笑颜,挑逗地扬起眉毛,Isak在两秒之内睡意全无。

  所以,现在他躺在他刚刚铺好的床上,Even的手臂环着他的腰,那样的温暖和满足让他睡意朦胧。“嗯?”

  “见我的父母。”Even说明道。

  Isak眨了眨眼睛,让自己清醒过来,转过身面向他。Even看上去很严肃,眼神专注,对于一个刚刚睡醒的人来说未免有些清醒过头。不过话说回来了,谁知道他已经醒了多久了呢?Isak抚摸着他的太阳穴,一只手伸进他柔软的头发。他们都带着清晨的口气,想想有点恶心,可是他还是快速地给了Even一吻。

  “昨天还只是你妈妈,”他一面调侃道,一面微笑着确保自己的话里不带刺,“现在就是父母了?不会还有什么堂兄堂妹在你家等着我们吧?”

  Even慢慢扬起嘴角,表情里带着愉快和感激。气氛没那么严肃了,Isak的呼吸放松了些。他才刚刚开始明白Even这个人——他想些什么,他想得有多复杂——而他很高兴自己能帮Even分一分心,他知道Even也高兴。

  他仍然不能完全明白:有一个Even那样的大脑会是什么感觉?那么多的焦虑。“大脑是孤独的。”Isak说他从来没想过这个,他说的是事实,可是在那以后又发生了许多事,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,让他深陷在自己的思绪里(他为什么说谎?为什么又回到她身边了?这一切真如感觉的那么真实吗?)。现在他觉得自己有一点理解了。然而,对他来说,当他开始对自己以及身边的人诚实以待,哪怕那时他仍心痛难过,他依然感觉一切在变好;可他知道,对于Even来说不是这样的:哪怕一切都好,Even也会被那些思想吞没。或许Isak永远没法明白那是怎样一种感觉。

  可是他爱Even——他不会说出口,他害怕这会破坏他们的“现在”,可是这是事实,这样的事实让他的心变得亮堂,让他的腹部不再沉重,让他的指尖微微颤抖;这样的事实让他在看见Even的脸被某种可怕的阴影笼罩时隐隐心痛,也在他能将那样的阴影变得柔和时给他带来心花怒放的喜悦,这种感觉有时候过于强烈,心痛是这样,喜悦也是这样,可是拿什么他也不愿意交换出去。

  “爸爸可能会在,”Even勉为其难地承认,“不会再有别人了。不过我是说真的,我们可以改天再去。”

  Isak琢磨着他的话,凝视着他的眼睛。他才刚刚开始理解一段关系中需要达到的平衡:你需要猜测,需要依靠自己摸索到达对方内心的路。这让他在说每一句话前都再三思索。

  “那你呢,你想让我们改天再去吗?”

  Even撅起嘴,闪躲着Isak的眼睛。“不,”过了一会儿,他嘟囔道。

  “那好,”Isak笑道。这不就行了。“那我们就今天去。我还想听听你的糗事。”

  Even抬起眼睛,眼神清澈,充满感激,温柔到让他喘不过气。过去他从来不愿意像这样看别人的眼睛——事实上,他一直避免那样做,他害怕这会让他们看到他试图掩埋的东西。可是在Even面前,他却无比乐意。Isak亲吻着他——管它什么口气呢。他感觉Even和自己紧贴的嘴唇回应地笑了起来。

  “好的时候非常好,”他对Eva说过。好到足够支撑他走过所有的糟糕。


  16年12月17日,星期六,13:05。

  睡得差不多了,他认真地换好衣服——一件精致的衬衣,扣子规规矩矩地系上,Even还为此调侃他。在去Even家前,他们先去吃了东西。想着不需要在Even家吃午饭,他松了口气,哪怕他一直说“放轻松”(chill),那样的场面还是让他有些害怕。

  然而现在,他们正在走向Even家的途中,他能实实在在地感觉自己已经无法轻松了。哪怕天气寒冷,他的手仍止不住地冒汗。Even对他来说那么重要,Isak想让他的父母喜欢自己。他们喜欢Sonja吗?操,他们应该很爱她吧,而正是因为Isak,Even才会和她分手。她和Even在一起四年,陪着他经历最糟糕的时候……天啊。

  Isak在街中间停了下来。“嘿,”Even唤道,一只手抚住他的脖子,大拇指扫着他的下巴。“怎么了?”

  “他们是不是觉得我是个混球?”

  “什么?”Even不敢置信地大笑,“谁?”

  “你父母。他们是不是觉得你发病之后,我就直接……抛下你离开了,而且连电话都不打一个?”

  Even的表情顿时清醒。他的眼睛凝视着他,双手捧着他的脸,轻轻地晃了他一下,声音低沉而真挚,“他们知道这都不怪你。”

 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,心里的结松了一点。Even亲吻着他的脸颊,Isak让自己沉溺在他的动作里,两个人不知不觉抱在了一起。他们在公共场合,可是他一点也不在乎。Even对着他耳语,“你什么都没做错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他感觉自己皮肤发痒,可这并不让他感到不适,“我还是做错过些事的。”

  Even向后退了一步,咧嘴笑道,“你是在说你那些说谎的光辉历史吗?”

  Isak呻吟了一声,用手捂住脸,继续走了起来,“我的天啊,你休想知道那些事。”

  “噢?所以这就是你的打算?对你的黑暗过去永远保密?”

  “你也没把你所有丢脸的事情告诉我啊!比方说,你就从来没告诉过我——”他说到一半停住了,“我是说,管它的呢。那都是过去了,没必要拿出来提。”

  气氛突然安静了,他的目光瞥向一边,Even低下头。干得好,Isak,你说话前三思得真好。他试着开口,可Even先打破了沉默。

  “我有好多事情没告诉你,”他看了Isak一眼,眼神里带着不确定。

  “没关系,”他连忙回答。

  “你不想知道?”Even看上去很疑惑。

  “我的意思是,我当然想知道,可是前提是你愿意告诉我,而你不是非得那么做。”他舌头像是打了结,手胡乱地比划着,“我是说,我当然好奇了——不对,不是好奇,是感兴趣,因为我关心你,可是这并不代表你欠我个解释什么的,或者……你笑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,”他的心在狂跳,而Even只是用手揽住他的后背,“我也关心你。”

  “噢,”他当然知道,可是听到这句话还是让他心里涌上一阵暖意。他看着Even的嘴唇,想要吻他,差一点被自己的脚绊倒。“你真好。”

  他们向前走了几步,就在这时,“你听到那些传言了?”

  Even的声音很随意,可是Isak能从他的话背后听出紧张。他点头——没必要说谎。他知道整个学校都在议论纷纷,这不是因为在Vilde之后还有别人和他说过那些事,而是因为别人在以为他没看到的时候对他投来的目光和窃窃私语。他问过他的几个哥们儿,证实了关于Even和他以前学校的传言的确遍布学校。现在他不自觉地皱起眉头,和他第一次听到时一样生气。

  “这些人就不能别这么八卦,”他嘟囔着,“又不关他们的事。”

  Even笑了,将他搂得更紧,“我不在乎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如果你不在乎的话?”他试探性地问。

  “我当然不在乎!”

  “那就没事。我是说,我以前在乎,因为我怕你会听到。”他的声音变得很温柔,就像他告诉Isak他去抱抱团是为了遇到他时一样,这让Isak心里涌起他自己都无法言说的情绪。

  Even微微耸了耸肩,换回了他平时的声音,“不过我想,更糟糕的你都见过了。”

  “可是背着别人说坏话还是不对的,”Isak说着,很高兴Even似乎没有被这件事影响。他一直担心有人会在Even回到学校后对他说些什么,这可能会让事情往糟糕的方向发展。

  “我干了很多糟糕的事,”Even突然开口,“这就是为什么我……你懂的,来到了这儿。”

  “可这不是一回事,”他皱着眉头,“你干那些事是因为生病,和我干的没法比。”

  Even咽了咽口水,露出一个狡猾的微笑,“你知道吧,你这么说只会让我越来越好奇。”

  “嘿,那是你家吧?我们已经到了,真可惜没办法继续聊这个了。”

  伴随着Even的笑声,他们走到了大门口。


  16年12月17日,星期六,16:26。

  “上次我来这儿你没弹给我听。”Isak用手拨过挂在Even卧室中央的木吉他,“这难道不该是你勾引计划的一部分?”

  “勾引计划?”Even弯着嘴角问。他坐在地板上,倚靠着床。那正是他们一起吃烤面包片的地方,也是在那里Isak感觉自己正在改变。

  “你承认你偷偷关注我了,”Isak一边提醒他,一边拿起吉他,“差不多……在抱抱团开会一个多月前吧。你还说你没计划?”

  Even缓缓笑了起来,像是在品味一颗他渴望了许久的糖果。他对着吉他点头,“拿过来吧。”

  Isak在他身边坐下,看着他调弦,痴迷于他双手的动作。他还想再在他脸上看到被自己逗弄的笑容。

  “还记得你假装有好的音乐品味,就为了给我留下好印象吗?”

  “我爱NAS,”Even装作生气的样子回嘴道。

  “嗯……还有Gabrielle。”

  “我很博爱。而且我成功了不是吗?”

  他耸肩,“那是因为我已经喜欢你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Even顿了顿,“我猜对了。”

  “还需要猜吗?我那么明显。”他笑着,想象着那时他看Even的眼神。该死,说不定现在他还是那样看着他,唯一不同的是,现在他可以肆无忌惮地那么做,不再去担心自己在别人眼里看起来什么样,甚至不需要再去控制自己。

  “或许吧,可是我还不确定。直到抱抱团那次派对。”

  Isak记得。慢慢的靠近、他胸腔里轰鸣的心跳、胆怯得不敢抬起的眼睛、心里只剩下一连串的祈祷,“拜托、拜托、拜托……”。而现在,他直视着Even的目光承认道,“你都不知道在那儿之后我有多想杀了Noora。”

  Even笑了,他的笑灿烂而好看,“不过那样我就有机会带你去游泳了。”

  Isak白了他一眼,“真夸张。”

  “你爱那样。”

  我爱你。他想,哪怕是那个时候,他就已经这么觉得了,尽管那只是种生涩而本能的感觉,可能什么也不代表,他还不知道那需要承担些什么,不知道生活比那复杂许多。可他更喜欢像现在这样,每一天他都了解Even多一分,每一天他们都离彼此的身体、思想和心灵更近一步。Even不再是一个梦,而是他的现实。

  “是的,”他轻声说。

  “你想听什么?”

  房间外传来敲门声。“Even?”

  “嗯?”

  Even的妈妈探进头来,“给你男朋友拿点吃的,别让他饿坏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还有,你爸回来了。”

  “好……”

  “好了好了,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,”她打趣着关上了门。

  Even转向他,懒散着拨着弦,“觉得还能再应付一次见面吗?”

  早些时候,Even把他介绍给了妈妈。他的声音漫不经心得很刻意,“妈妈,这是Isak。”她对着Isak微笑,亲切、真诚、温暖,就和Even一样。接着她给了他一个拥抱,差点让他喘不上气,“很高兴,总算见到你了,”她说。“总算?”他问。她看了眼儿子,挑起眉毛,“你不知道我听了多少关于你的事。”Even连忙握住他的手将他拉开,“我们先进屋了,妈妈,”他说。Isak笑了。就是这样,没有任何压力。

  现在,他又笑了起来,不再害怕,“没问题,不过,先弹点什么给我听。”


  16年12月17日,星期六,21:21。

  “我们这是在干嘛?”Eskild拖着声音说。

  “我们打算看电影,”Isak坐在沙发上,靠着Even的胸膛,这种感觉很舒服,他觉得自己可以像这样呆几个小时,“你要看电视吗?”

  “不,没事。看什么电影?”

  Isak还没来得及制止他,Eskild已经在另一张沙发上落座。

  “不知道,”他说。

  “我还没想好,”Even说,“Isak没看过的电影太多了,简直让人发愁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了,”他心不在焉地回答,白了Even一眼,可Even没看到。“不如看你最喜欢的导演如何?”

  “我最喜欢的导演?”

  “巴兹·鲁赫曼。”

  Even愣了一秒,接着仰头大笑,“噢,对,我都忘了你视奸我的事了。好主意。《红磨坊》如何?”

  Eskild倒吸一口气,“我可爱《红磨坊》了!”

  “谁不是呢?”Even问。

  “Noora!”Eskild大叫,“Linn!快出来看电影!”

  Isak不满地轻哼了一声,感觉Even贴在自己胸膛上笑了,“我喜欢你的室友们。”

  “真好,因为他们也爱你。这部会和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一样悲伤吗?”

  “你看了?”

  Isak含糊地嘟囔着,Even歪着头看着他。

  “你看了?因为我去看了?”

  “这不重要,快看电影吧。”不过,话还没说完,他就笑了起来,因为Even开始亲吻她的脸颊,对着他耳朵不知道在喃语些什么,他好开心,那么开心,Isak也因此心潮澎湃,“好,没错,我看了,因为你去看了!”

  “因为你暗恋我暗恋得快发疯?”

  “闭嘴。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老是喜欢这么悲伤的电影?”

  Even思考着这个问题。Noora从房间出来,和Eskild一起去做爆米花,敲了敲Linn的门。Even没有说话。直到终于,他搂住Isak的手加大了力度。Isak并没想到他会回答,而现在他很好奇答案会是什么。

  “它们让悲剧变得美好。”

  “噢?”他喃喃着,不知道该说什么,“所以你喜欢悲剧?”

  “以前是的,”他感觉Even在自己身后放松了下来,双唇之间逸出一声叹息,打在Isak的太阳穴上,接着Even在那儿落下一吻,“现在我有了更好的东西。”

  Isak握住他的手。现在很好。真的很好。

  FIN.

评论(26)
热度(718)

© ikerestrella | Powered by LOFTER